我與頤苑

頤苑自費安養中心苑友 朱克勤

早在1978年,我還在太平洋文化基金會任職時,從一位同事口中得知屈尺是一方風水寶地,只可惜當年交通狀況遠非今比,每為該同事天天舟車奔波而感到不捨,但是心中卻也埋下將來退休後可考慮遷居屈尺的想法。


20年前的一個晴暑假日,我在小遊小粗坑之餘,望著一水之隔的屈尺仁愛之家,突然興起順道一探之想法。當時屈尺路上,由上而下散布著二、三家土雞城;其他建物:國小、郵局…等概與今日無異,但覺異常親切。


走到今日頤苑大門庭,只見一販水果的小貨車,悠閒地停在該處進行交易。沿土路(當時狀況)行至噴水池畔,十分驚訝飛舞的紅蜻蜓,此為他處所少見,更增一分喜愛,遂暗許他日來此安渡晚年。


也是天假其便,一年多之前我得以了此心願,入住了耕莘醫院經營的頤苑自費安養中心,當年飛翔的紅蜻蜓,依然能見到身影,雖數量未及當年,噴水池也添加了欄杆而已,其餘一切的一切都與記憶中的底片,分毫不差。


入住未及十日有人問我適應與否,我答以此乃吾之歸宿,只「滿意」二字形容之。


這就是我入住一年餘來的真情告白。